新奥天气: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银潮 >> 正文
故乡的母亲河
来源:武进日报 作者: 日期:2019-02-12 15:56:35  报料热线:86598222

  □ 李虎驼

  河流滋润着一方土地,孕育了一方文化,所以就有了“母亲河”的称谓。大多数中国人称长江、黄河为自己的母亲河。江南水乡,河网交错,密如蛛网,我出生的小镇,流淌着一条不知名的河,乡里人称它为大河。说它大,是因为它通着长江,把这条不知名的河说成是故乡的母亲河也不为谬。

  故居的老宅就依傍着这条河,推开临河的窗,即能看到泊在河湾的小船,放牛的牧童,戏水的鹅鸭,没有栏杆的木板小桥,以及远处星星点点的竹篱茅舍。可惜没有山,要不然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景致也不过如此。然而,彼时的我似乎没有这样的感觉。一成不变的风景天天在看,只觉得单调乏味。现在,这些画面已经成了脑海中的记忆,有的已经模糊,却寄托着我深深的眷念。也许正如人所说,只有失去了的东西才觉得可贵。

  生活是现实的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这是延续了几千年的规律。周而复始,像时钟一样机械。办公室里天天照面的是那几张熟悉又近乎陌生的面孔。收发室的同志每天按时送来一大摞千篇一律、千人一面的报纸,还有就是文件以及会议通知。

  “今天天气真好,哈哈。”心不在焉地招呼,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。彼此间很少有推心置腹的肺腑之言,这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心灵寂寞啊。渐渐地,我终于领悟到,我们的先贤为什么会厌倦繁华的生活而选择遁世隐居。然而我并不希冀那种离群索居的生活方式,甚至有些同情那些古代的隐士,他们是以怎样的心境度过寂寞的一生。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:“人生是走向厌倦的漫长过程,厌倦过后就是寂寞。”虽然也曾试图借助无休止的工作去忘记厌倦和寂寞,但效果不大。于是这临河的窗就经常开着,窗外的风景毕竟天天在变。

  如今旧地重游,老宅已经拆除,但那条河仍然在昼夜不息地流淌。不过已经没有了泊在河湾的小船,没有了河滩上放牛的牧童,没有了漂浮在河上的白鹅,原先的木板小桥也换成了水泥拱桥,是现代文明淘汰了旧日的风景,过去的一切已经不再。曾经的记忆,被分割成无数的碎片,随着这不舍昼夜的小河流水,消失在黄昏的暮霭残烟之中。

  有人说“领悟寂寞是成熟的先兆”,这话不无道理。儿童是最不懂得寂寞的,所以儿童不成熟。儿童走向成熟的过程,也是逐渐领悟寂寞的过程。虽然拒绝寂寞但又期望成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。但人生有许多事是无法预料,也是无法回避的。“施教在人,成人在己。”人总是在经历坎坷、磨难、挫折之后,才有所领悟,有所进步,有所提高。然后在不断挫折、不断奋进中成长、成熟,从而也丢掉了童年的纯粹,再想回到纯粹的过去已不可能。一切都在变,似乎变得自己也不再认识自己。记得曾经读过的一首诗:“惟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。”可这窗下的小河,已经失去了它往昔的澄澈。“春风不改旧时波”,不过是古人的遐想。人总是这样在矛盾中挣扎,丢不下灯红酒绿的现代繁华,又怀念回归自然的返璞归真。总希望人性也能够返璞归真,有朝一日能够回归到纯粹、无所顾忌,以及对一切都不感厌倦、不感寂寞的孩提时代。

故乡的母亲河

责编: zhuangenhui
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服务 | 在线投稿 | 商业服务 | 申请友情链接
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

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

澳门银河在线娱乐平台